零落时华

这里是极夜,请多指教。

对我太温柔的话,可是会消失的哦。

Mind,生日快乐

物理课摸鱼真刺激

糊了一只bl还是一如既往的崩啊(烟)。一边画一边在立绘和模型间切换简直痛苦。
这里祝大家新年快乐。

「DomxMP」存在的意义

1.说什么情人节不发刀子啊都是假的,嘛,情人节快乐(笑)
2.依然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语言功能缺失
3.ooc啦,剧情迷啦,不是很常见吗。
4.庆贺DE三转,但是可以的话,希望永远不要让DE出三转呢。
5.简称以下使用DM(因为懒)






漆黑的夜,庭院里的花草数着艾丽阿诺德的星星,窗中透出的光意味着这个房子的主人今天也在熬夜。


DM腿上的猫咪抖了抖耳朵,抬头盯着DM,蓝色的眸子里倒映着DM专注严肃的表情。DM注意到猫咪的目光,微笑着伸手揉了揉猫咪的头。



一个小小的紫色方块飘了出去。



猫咪眯起眼睛,DM手微微一绕,挠骚起它的下巴。猫咪发出满意的呼噜声,撒娇似地翻过身,露出肚皮。DM无奈一笑,伸出手指去戳猫咪的下巴。



“滴。”DM看了一眼光屏右上角闪烁的红点,不再逗弄猫咪,表情又恢复了之前的严肃。点了一下红点,一段视频在光屏上呈现。紫色的碎片,电光,穿着大衣戴着兜帽的黑影,雪花屏与纳斯德坏掉时的声音。



闯进来了一个大家伙。



发电机无声地飞到DM身旁,DM不紧不慢地按着光屏给出的坐标搜寻着坏掉的纳斯德。“……赫尼尔的气息?不对,时空碎片?”发电机迅速给出碎片的检查结果,DM有些意外,因为这些时空碎片带着一点时空毒素,那是时空旅行的标志。



“沙沙。”DM的发电机闪着电光。



DM转身,面向那个闯入者。他很清楚,愿意承受时空毒素进行时空旅行的人,会有怎样的执念与疯狂。



…………



“时空旅行,是怎么样的呢?”


“咳咳,小鬼,我劝你还是不要有这种念头。已经有一个‘你’让我头疼了。咳咳咳。”格雷夫扔给那时的DM,准确来说是MM一个碎片。



MM能感觉到那面具下不怀好意的笑。



那个碎片,也给他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。他为研究那个碎片付出了代价,即使他只是研究了几天。



…………


“……?”一个小小的身影背对着从窗里钻出的光,安静地站在那里。一个小鬼?



沉默。双方都没有出手的意思。那个,是发电机?DM看着那个巨大的悬浮纳斯德,想起来了格雷夫说的话。黑影抬起头,盯着DM看。眼神空洞的让人背后发毛。



DM看到了那有些稚嫩的脸庞,还有那一只有着黑色巩膜的左眼。那是“旅行者”的证明。DM已经做好拆房子的心理准备了。


MP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也不知道做了什么,他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,也许走走就能找到妈妈了呢?他随处走的时候碰到了一个纳斯德,他觉得,那个纳斯德在挑衅他,然后他就把那个纳斯德拆掉了。


然后,没有然后了。



一个跟自己有点像的男人,站在自己前面,看上去有些凶巴巴的。不是妈妈。他好像有点讨厌我。要走吗?去哪里?MP歪着脑袋想了一会。有点累了,坐一会吧。


DM看着那个自己蜷缩在草地上,歪着脑袋思考着什么。“你是谁?”MP拉了拉帽子。“Edward。也有一些奇怪的人,叫我MadParadox,你不觉得,是一个很奇怪的绰号吗?”


奇怪的人给别人起的绰号也是奇怪的,没有丝毫问题。如果被起绰号的人也是奇怪的人的话,也许可以负负得正?



“我很讨厌吗?”MP盯着DM,突然抛出一个问题。DM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因为这个问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。毕竟这是一个很好笑的问题,一个弄坏别人东西的闯入者在问主人他讨不讨厌,这算什么?纳斯德战争时期的笑话?



MP两只手扯着帽子,安静地盯着DM等待他的回答。“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。”现在他扯了扯他帽子上的耳朵。


“Add,你也可以叫我Dominator。”DM看着另一个自己幼稚的动作在想他的智商是不是停留在5岁。但是他旁边体积有些恐怖的发电机在提醒DM那个少年的危险性。



“我迷路了。”MP走近DM,努力踮起脚尖,试图跟他平视。“你不讨厌我的话,可以让我……”DM皱了皱眉,那让人有些烦闷的时空的气息让他想要拒绝,但是他忽然想到了格雷夫。如果让格雷夫头疼的是他的话。呵,他不介意给格雷夫找麻烦,作为那个碎片的回礼。


…………



MP很听话,就是有时候出去闲逛会忘记回来。DM不知道他要留多久,反正只要听话,不惹事,DM不介意他多留几天。



MP有一个奇怪的习惯,就是喜欢戴着那个大衣的兜帽,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戴着,除了洗澡都会摘下来,包括睡觉在内都会戴着那个兜帽。MP继承了Edward的天性——喜欢猫。猫咪刚开始是拒绝MP的,但是最终拜倒在MP的执着之下,很没出息的任由MP揉。


每个黄昏,DM多了一项任务,叫MP回家。DM觉得自己快成老妈子了,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关心MP的事,肯定是艾索德传染的吧。每次抬头都是自家的猫在跟MP玩耍。



一个月,“旅行者”还是没有启程。DM也没在意什么,任由时间流走。时间不断流走,习惯就被冲出来了。习惯的力量是可怕的,对DM是这样,对MP也是。



第三年,也许是秋天,也许是冬天。那只猫不见了。“Dominator,妈妈说猫能知道自己逝去的时间,并且在生命快要结束的时候消失,不想给自己的主人添麻烦。”


DM瞪了MP一眼,他宁愿相信那只猫是自己走丢的。“以后,你可能要自己一个人在家了。”MP把DM的围巾扯下来,揉了揉。很熟悉的花的香味。DM站在寒风中,看着那残阳收起最后一缕光。



艾丽阿诺德的赫尼尔教徒数量渐渐减少,当艾尔搜查队一行人以为战役快要结束时,怪物的数量忽然猛增,DM不回家的天数也在猛增。


“Dominator在做什么呢?”MP摆弄着猫咪玩偶,那是DM在猫不见了之后买回来的。不知道是为了纪念那只猫还是为了哄MP。“偷偷溜出去吧,Dominator都不回来做晚饭了呢。”桌子上带着淡淡的花香的信件,MP不需要拆开都知道内容了。



“去哪里呢?”与那时一样的迷茫。“要回去吗?回哪里呢?”躺在沙发上,把玩偶举高高。“去找Dominator吧。不想去外面买吃的了。”



可是Dominator,在哪啊?



…………


“咳咳,为什么你会在这里?”格雷夫的眼神全是警惕。“怎么?还没找到妈妈吗,小鬼?”


“没有,我现在,想找Dominator。你知道,他在哪里吗?”


“有趣,真是有趣。罪魁祸首与被害人,哈,这种有趣的依赖,最后会变成什么样,我有些期待了啊。咳,他在哪里,我会告诉你……”



…………


Dominator一点都没有变呢。MP趴在窗口,偷偷看着在临时住所认真整理数据的MP。要进去吗,进去会被骂的吧,会给DM造成困扰吧?可是一点都不想回去啊。



不想回那个没有Dominator的家,一个人,好寂寞哦。什么是寂寞呢,MP也不是很清楚,但是他觉得应该就是这种感觉,一个人在家里玩着玩偶等DM回来的感觉。




…………



真是奇怪啊,为什么Dominator会被那些怪物围住。同行的那个魔族,啊,挣扎着走掉了呢。那Dominator怎么办呢?他变成一个人了,就像……就像……




那时的自己一样。



要去帮忙,不然的话,会变成……会变成什么?眼泪止不住的划过脸颊。会变成什么啊?要去帮忙,要去,一定要去……



拆掉那个纳斯德的力量,还不够。力量,那个力量,来到这里的力量。



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?哈……我又是为什么来到这里的呢?



…………



“我不是说让你待在家里吗?!”DM怒吼着指挥着发电机挡住了怪物的进攻。“什么啊。”兜帽不知是什么时候被摘下,银色的长发,成熟的面孔。一个陌生人,熟悉的陌生人。“只有这种程度吗?还真是弱。”


“你,是谁?”DM心理很清楚,但是他不想相信。“哈,我只是一个,与你相较之下的失败品。”MP周围时空开始迅速破碎,紫色的时空碎片到处都是,敌人的悲鸣也是如此。




“哦,你这样无用的话,还是消失吧。像你这种弱小的失败品,根本不需要什么存在的意义不是吗。”



明明失败品只有你而已。明明只是想证明失败品不是自己而已。明明只是想证明自己的道路没有错,自己的努力没有错,自己的存在是有意义的。但是失败品一定要有一个,那么,请你去死吧,Dominator先生。


“那么……他去哪了呢?”“那个虚假的思念体吗?因为是虚假的,所以从来没有存在过。”“怎么可能呢,那是你努力的意义。”MP扑倒DM并扼住他的喉咙。DM艰难地笑着,满满的嘲讽意味。“闭嘴,你现在只需要消失。”


…………


“这里是哪里?”少年坐在海边,看着夕阳西下,“妈妈这个时候会在实验室里等我,那里有白色的风之花。”少年沉思了一会。“还有一个人,在等我。是谁呢?”


真是奇怪,眼泪,止不住啊?我到底,忘记了什么?



思念,只是思念。但是,到底在思念什么?谁来告诉我?




Edward,happy birthday.











日了狗了!1月二号垃圾学校开学!

【MMDEMM】遗失

1.不会说话了请见谅
2.新年快乐
3.谢谢那些曾经陪伴着我的朋友,希望艾尔……
4.MMDEMM
5.嗯,应该是难得的不是be?
6.后半场画风突变





         又不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是的,DE又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,奏出让人困倦的旋律;黑色的路灯射出白色的光,在不远处的雨中模糊地亮着,温柔地为行者指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 该回来的人,还是没回来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像他的作风,比平常晚了半个多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到底死哪去了。”MM撑起伞,跑进雨中。哈梅尔很大,难免有些街道跟迷宫一样,而DE就是喜欢往那里躲。心情不好往里面一跑,然后找个角落静静地呆很久,甚至忘记回家。也有时就是为了耍他一番,但是怀着这种心思的躲藏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跟讨厌的小鬼一样,固执,任性,幼稚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底在哪?MM焦虑地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找过一个又一个巷子,还是没有找到。是有人约了他吗?不,不会,一般他都会提前跟我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说,这次,他不想让我知道?



          心里带着微妙的感情,MM走进了附近的每个酒吧。或激情或伤感的音乐中,或密集嘈杂或冷清安静的人群中,都没有那个消瘦的身影。心中的猜疑和淡淡的愤怒被抹去大部分,MM感觉稍微有点自责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到底还是没有那么相信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样微妙的捉奸的感觉,带着得意的愤怒,真是让人恶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 猜疑被更多的焦虑填满。因为他花费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找到DE,这与他的预期相差太大,也比他平时找到DE所花费的时间长太多。越来越多的光芒消失在街旁人家的窗户上,街道上只剩下有些老旧的台灯,旅店和歌舞场所,为这个城市的夜晚带来些许光的安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没办法了,问一下吧。MM撑着伞,敲开一户人家的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户又一户,最后从一个老婆婆身上得到了想要的回答。“那孩子出门也不带把伞,浑身上下湿透了还在雨里转悠,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”“啊,谢谢。”“你是他的朋友吗?记得好好劝劝他,身体很重要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越往里走路灯越少,MM印象中红毛小鬼经常来这里处理一些渣滓。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虽然惹事的人少了,但是也难免有不要命的。该死,必须快点找到他!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安静地缩在角落,雨水一滴一滴从他的发间落下。“也不嫌弃地上脏,起来。”MM皱着眉头站到他的面前,把手中的伞前倾了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空洞,然后像是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没听到一样,把脸埋进臂弯,缩得更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中的刺痛散去了原来的愤怒。只剩下担忧和自责。“这次又是为什么?”MM蹲在他跟前,低声问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没有回答他,只是安静地缩在角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惹人烦的小孩子脾气,要强硬一点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 强行带走的话,小鬼就会又哭又闹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心情再陪他玩下去了。 既然他那么想一个人的话,那就让他静静吧。MM起身,把伞调好角度,然后转身,淋着雨慢慢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DE抬头,看了看伞,然后目送MM在雨中远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他追上来,叫一声也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他把他抱回去,拖回去也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失望在雨中弥漫。期待在黑暗中轻喃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,他们只是缺少主动的勇气或者习惯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MM躺在沙发上,听着墙上的钟表“哒哒哒”的响,完全没有心情收拾一下浑身湿透的自己。会感冒的吧?不论他还是自己。身体不自觉地去翻出药箱,然后往桌子上一扔。完成这个举动之后,身体继续摊在沙发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是不是,还没吃晚饭?够了,不要想了。他回来之后,一周别想吃他做的甜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多久了,还没回来?“十分钟……快点回来啊?!”钟表的响声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。MM无力地骂着,窗外的雨下了一场又一场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,还知道回来吗?我以为你打算被淋死在街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抱歉。”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。那把伞早就被他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赶紧滚去洗澡。”无力地低吼,没有丝毫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没多说什么。不听话的孩子玩够了闹够了,也该听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雨天的热水比冷水更让人喜欢。DE任由热水浇了他一脸,水汽与黄光,让他很舒服。出去之后,等着他的,是那个站在厨房浑身湿透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 哈,他还真像一个母亲,一个优秀的母亲。他让自己显得像一个6岁的死小孩?明明都是成年男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等着。”就像那时一样,没有起伏的语调。


        有人做饭,等着吃就好了。正好自己也饿了。


        DE趴在桌子上,盯着厨房里的身影。紧的像是害怕他下药。哈,要下也应该是下感冒药?一点捉弄他的心情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 头开始有点晕乎乎的,身体发热。应该是发烧了。他好像是淋着雨回去的?那他会不会也发烧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怀着不能让MM把糖当成盐把盐当成糖,把酱油当成醋把醋当成料酒的心态,DE拖着有点沉的步子,走到MM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让你等着吗?”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,MM有些不悦。“怕你把糖当成盐。”“那种蠢事只有你干得出来。快好了,难受的话去桌子上趴一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 DE觉得不想吃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 说出来估计会被打死。还是强迫着自己吃点吧,毕竟也不小了,总不能让他一直像个老母亲一样替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  “MM,湿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哦。”

      “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  “等会。”


      DE不开心的哼哼几句,挪回桌旁。痛苦的把所有饭塞进胃里,DE感觉自己要撑死了。晃晃悠悠回到楼上,钻进被子里。


       感觉哪里不大对。算了,都钻进被窝了。






      “我觉得发烧应该不是你走错房间爬错床的理由。”MM坐在床边,冷冷地看着。


       DE关注的只有MM带过来了什么。两杯棕色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药片不好嘛!为什么要有冲剂!DE内心哀嚎一声。嗯?等等,是两杯。嚯呀~要干杯吗!【划掉】。

         DE抿了一口,他感觉自己瞬间好了!头不晕了眼不花了!MM依然盯着他,好像他要是不把药喝完就弄死他。


        喝完药跟弄死他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 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喝吧。

       然后DE躺下来,卷了卷被子,盯着MM。



        仰头,一饮而尽。嗯,一看就是北方糙汉。【划掉】。


        脖子很好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以回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DE觉得他的脸不见了,因为太厚了,掉下来了。他也不打算捡了,不要就不要了吧,反正也不值几个ed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DE伸手关灯。


        大爷我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暖起来的被窝,怎么能这么轻易拱手让给别人?




        “好冷,你躺了一分钟?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当他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 明天怎么办?算了,那也是明天的事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不过还真是对不起他,毕竟他那时拿着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回去的时候,他把伞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的伞,一把就够了。

书写

1.ooc
2.返校两次后我连话都不会说了
3.也不知道是刀还是糖,味痴平静极了





       也许我早就不是我,但是你依然是那个你。

       我亲爱的露。

       从你的力量觉醒的时候,我就知道,现在的这一切都是对我的惩罚。我没有保护好你,我尊贵的女王,我最可爱的搭档。我应当用我的生命来赎这个罪过。

        但是你还活着,用带有魔族女王力量的娇小身体,站在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是应该开心还是痛苦,我想对着你发誓,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,但是那苍白无力的誓言会有谁去相信呢?

       你现在我面前,给了我温柔的微笑。你为重新得到了力量而开心,我也是这样的。但是这亦是我过错的证明。你只是责怪了我几句,然后拍拍我的肩膀,要与我继续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与你每一次战斗,都能感受到那股魔力的可怕与强大。原来的你是这么强大吗?

         那股力量随着契约不断惩罚着我,我该去做什么呢?我想试着压制这股力量,但是它还是不断侵蚀着我。无论身体还是意志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你沉醉于力量之中,不断战斗,征服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不断尝试,不断失败,最后的最后,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

          按照他们的说法,我或许会变成可怕的魔族,播撒恐惧的杀戮机器。但是我相信,你会引导我的,对吧?就像当初那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意识开始有些恍惚,每当我清醒的时候,你总是微笑着站在我的面前,伸出你的手,温柔地对我说“回家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够了!吵死了!”你沉重的打击让我开始感到失落和痛苦。


        我早就应当知道,这时候,这种样子的我,早就成为一种杀戮工具。但是我为什么还会有感情呢?为什么还会感到失落呢?


        我不断挥舞着武器,射杀,斩切。渐渐的,我只知道,挡住你去路的都是敌人,敌人都要被斩杀。

        我开始忘记曾经的我,忘记那些后悔,忘记那些快乐。脑海中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。我提起枪,我是为你而战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只要有了战斗的意义,是不是就可以不择手段了呢?我开始混淆不择手段和武德的界限。我不能容忍失败,每一次失败,都是对你的侮辱。每一次失败,都使我们身上的伤痕毫无意义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停的斩杀,就像死神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人都害怕我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我知道你不会。不单纯是因为契约,也不是因为我是希尔,更不是因为我是你的工具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希尔你看,你的头发的颜色跟我一样了哦!很好看的对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 我盯着你看了半响,竟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我反应了半天,点了点头。我伸出手,想去摸你的白发,但是又缩了回来。我只知道,你是我的女王,女王是不能随意触碰的。


        我是不是忘记的太多了?


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我的女王叫露,我的搭档叫露,我最亲密的伙伴叫露。

         也许只知道这些就够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曾经的誓言是多么的苍白无力,但是现在的力量,却能将那苍白无力的誓言变成无比炽热,无比坚固的承诺。我不后悔,因为这是我没有做到应当遵守的承诺的惩罚。

        现在我很开心,因为我能保护你了,我能永远的陪伴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用我的生命,来书写你的美好未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用我的灵魂,用我的意志,书写你高贵的姿态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切......都为了我尊贵的女王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 一切......都为了我的爱人...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......都毁灭吧?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中秋快乐【MMDEMM】

哦,祝大家中秋快乐虽然中秋节已经过去了(ง •_•)ง。

一点小小心意希望喜欢。




      男人平静地坐在我面前,但是目光却不在我的身上。惨白色的灯光覆在表面,让男人白色的头发发出一种奇异的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 周围气氛有点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 窗外不断传来水滴溅落的声音,这也许是秋天的第一场雨?男人站起身,意味不明地拉上窗帘。我安静地看着他完成一系列连贯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  然后依然是那见鬼的安静。

       我张口想说什么,但是又实在找不到什么有意义的话题,而且他也不会理我吧?
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前他就是那样的了。回到家后一声不吭,一个人不断搞着他的研究,无论自己如何呼唤,总是无法让他抬头给自己一个微笑。


        原本他不是这样的,至少在我的印象里。


        我闷闷不乐地倚靠在他的桌子旁,抬手想要去拿起桌边的文件。“啪嗒”一声,清脆的玻璃制品被打碎的声音在房间回荡。我看着地上破碎的玻璃杯,愣了一下,有些害怕地把手缩回来。他起身皱了皱眉头,还是什么都没有说。几分钟后,垃圾桶多了一些玻璃渣。


       为什么呢?不跟我多说说话?


       因为我是一个坏孩子吗?


       因为我经常做错事吗?



       MasterMind,抬头看看我啊?



       轰隆隆的雷声格外震耳,原本轻松闲适的雨声变得杂乱,一种压抑的恐怖让我有些惊慌失措。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我有些不敢面对他,我似乎做错了很多事情,让他很不开心,是不是已经不开心到道歉都没用的地步了?


          我沉思着,我到底要怎么办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在我还在纠结的时候,他抬头看了看我。但是他的目光却像是穿透我一般。我回头看了一眼墙壁,原来他是在看表。


         雨停了,只留着一些树叶屋檐上的水滴往下滴落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 我凝视着墙上的表,有些愤恨的想把它拆了。但是那样Mind会不高兴吧?回头再去看他,他已经站在门外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门被关上,然后上锁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还在里面?!

         我发疯似的不停拍打那木门,但是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我绝望地靠在落地窗上,柔软的窗帘带着微弱的香味。四周很黑,只有一点点路灯的光透过玻璃进入房间。让我想到一些不好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这里的窗帘要被拉上呢?我拉开窗帘,似乎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。重新拉上窗帘,想着想着就睡着了。






         当我再醒来的时候,周围已经全是火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 火苗不断跳动着,吞噬周围的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呢?!他怎么办?

         我再次拍打那扇门。门掉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我躲开门迅速向他的房间冲过去,但是他的房间早就空无一人。我把每个房间都找遍了,他就像是凭空消失一般。我感觉内心好多奇怪的感觉纠缠在一起,绝望,愧疚,难过......我回到书房,窗帘因为火焰的啃食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无比清晰地看到了窗外的景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阳光苍白的让人心碎,红色的火光照到一个小小的墓碑上。墓碑背对着自己,看不到是谁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 墓碑前面,他蹲在那里,放下一束白玫瑰。

         他面色平静,眼神却带着悲伤和决绝。

         书架倒坍发出巨大的声响,书本都散乱在地上,火苗不断吞噬着那些书籍。一张照片落在我脚旁,很清晰的一张黑白照,上面的人是我,带着那时特有的张狂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捡起照片,手不停的颤抖着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想我已经知道照片背面的真相是多么的残酷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谢谢你MasterMind,谢谢你选择忘记我。


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我能在浓烟里奔跑呢?为什么你的瞳孔里没有我的影子呢?为什么你要拉上窗帘呢?
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答案很明显对吧。


        我不过就是一个无法离开这个房子的......

 

         他的背影渐渐远去,又像是想到什么一样转过身。看着照片浮在半空的奇怪景象,他微笑着说了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 我看不清,也听不见。周围只有浓厚的烟,跳动的火苗,爆裂的声音。



        恍惚间似是看到他流泪了。


        我很难过,但是我也很开心。毕竟你还活着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

【DEMMDE】归途

1.大大大大大家好!这里新人极夜!!!【这人好不要脸】
2.DEMMDE,ooc!
4.补昨天七夕节
3.( 。ớ ₃ờ)ھ 向我表白的人呢?【】





      MM离开家的第21天,DE从未如此清晰的感受到思念的痛。即使每天用光屏通讯,也非常渴望来自MM身上的温暖。


       晚上,依然是那个时间,没有丝毫偏差。一切就如MM的严谨那样,精准的令人惊叹。DE每次都要提前五分钟等待来电,害怕错过一天的通讯。

        如果MM受了重伤,会不会忘掉每天一次的通讯呢?DE惶恐的想。但是每次,他面对的都是MM温柔的笑脸,整洁的衣冠。


        不知从哪天开始,他注意到了MM问候的规律。每周的每天,似乎都是设定好的问题。就像是人工智能一样,命令执行的准确无误。


         MM不应当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 DE期待MM能对着他发点小脾气,对着他抱怨战地生活的艰苦,讲一些士兵军官之间的有趣的事。但是,他只能得到平凡关切的问候,比如今天的晚饭吃的什么,最近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,之类的。


       DE垂下头,内心是不安的。“你怎么了?不开心吗?”来自光屏另一端的声音让DE抬起头,一定是他想太多了,MM不会有事的,明明他是那么强的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 “嗯,没事。”看他没事,MM呼出一口气。“不开心的事说出来比较好,毕竟也不是......外人。”


       “也没什么......就是......想你了。你那边,还有多久?”DE清楚的看到MM脸上露出了慌张。那不应当是他,是他的话,那些让别人担心怀疑的表情根本不会露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应,应该快了吧。魔族也有退缩的趋势了。嗯,很晚了。你也......早点睡......”


       通讯第一次被对面结束。DE垂下眼睑,他有些不明白。MM到底怎么了?那边,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 他想去看。有些困惑,必须亲自去才实践才能解决。他应当怎么去呢?DE寄出一封信,收件人是LK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得到了回复,战事确实快要结束了。MM并没有欺骗他。那么,他在躲闪什么呢?算了,等等看吧,LK也说目前MM情况很好。相信他吧,LK骗人也没水平的。



       三天后,他在街上找到了游荡的MM。




       他内心悬着的石头放下了。MM很好,就像光屏里的那样。



       “你是......DE?”MM有些迟疑的看着他。DE认为自己的变化通过每晚的光屏应当能看到,而且他们相处很久了,不应当对彼此那么陌生。


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会在这里?为什么不回家?”DE皱了皱眉头,抓起MM手腕,往家的方向拉去。



       其他队员,都早已到家27小时32分钟了。




       MM低着头咬了咬嘴唇。用力挣开了DE的手。他嘴唇轻启,每一个字清晰的进入DE的脑海:




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们不熟。”




     DE感觉全身发冷。这不是一个跟你住在一个房子里三年的人应该说的话,更何况是两个相互爱慕的人。



      “你到底怎么了MM?为什么这么说?!”DE有点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,他不明白那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到底MM身上发生了什么?



      “DE,你叫什么?”DE看不清MM的表情,他也不知道要怎样面对这样陌生的让人害怕的MM。“我叫Add。他们称呼我为DiabolicEsper。”
“你好,我是MasterMind,这应该算是......初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初次见面。”

        很好,非常好。初次见面。MM你可以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记得在这里我好像有一套房子,但是......我好像找不到回去的路了。我是不是......忘掉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 DE微笑,伸出手。“我知道的,我都知道的。跟我走吧?”




        “我为什么要跟一个陌生人走?”“至少我已经自我介绍过了。”MM莫名想相信他,他能感受到,他忘记了某些很重要的事,那次治疗醒来之后,他只记得他应当在那个时间点,与一个叫DE的人联系。


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与他联系?他是谁?MM很困惑。但是他坚持着,似乎那个叫DE的人,是那段记忆的关键词。就这样,他就跟那个叫DE的陌生人,聊了将近两个周的时间。




       MM感觉被一个大男人拉着很别扭。但是却并不反感。那个叫DE的男人,似乎很了解有关他的信息?



      MM安静的坐在沙发上,看着干净的客厅,有些头疼。身体凭着习惯,回到他自己的卧室,床和书架的位置,就像某段时光里的一样。桌子上启示录开心的飘起来围着他转圈,似乎想让他夸奖它在他不在的时间里把屋子整理的这么干净。


      “启示录?”“喵~”家用启示录顶着可爱的颜表情开心的在MM怀里蹭着,似乎主人叫它的名字让它很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MM记得似乎在这种启示录身上有设置录像功能。但是他发现没有一个录像,反而有一些零碎的照片。DE开心吃蛋糕的样子,DE穿女装的样子,DE安静看书的样子......


       DE到底跟他是什么关系呢?


       头痛得厉害,像是要裂开一样。


       MM不在去想那些事,他熟练的走进厨房。熟练的让他自己都惊讶。启示录在这里,那么就是说这里确实是他的房子没错。但是DE的事让他越来越烦恼。


       他如此熟悉自己,但是自己却对他一无所知?怎么可能?!


        看着DE开心的坐在对面吃饭,领着他回家,那么DE至少应当是他最亲密的朋友。那么今天下午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个,今天下午,很抱歉。”“嗯?”“就是那句话......”“那句话?”“没事。你吃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 “MM你的厨艺有明显退步!”DE一脸怨念。“有吃的就不错了。”MM觉得DE很可爱,给他一种很轻松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对了,今晚你整理数据吗?”“不了,WS说这一个月让我好好休息,不要熬夜。怎么了?”“没事,那我就不准备咖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 以前他是这样的吗?



      MM钻进被子里,翻来覆去睡不着。隐约间感觉被窝里有人,翻身看过去,是DE蜷成一团。惊得MM掀了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 “DE?!”旁边的人似乎感觉有些冷,四肢十分顺畅的缠上他的身体。为何DE会在他的床上?!到底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 DE像猫一样蹭蹭MM的胸,那里的温暖和心跳声让他感觉很好。

      但MM感觉一点都不好。在战场都没人跟他一个被窝,也没人敢。一个人睡习惯了一点都不习惯别人跟他睡一个被窝,而且贴得这么近。



      DE缠得很紧,就这样。裸露的皮肤彼此摩擦,亲密的动作让MM重新审视自己与DE的关系。


      都睡到一张床上了,还能有什么关系?MM看了看贴在自己身上的DE,在想要不要叫起来。睡着了被叫起来起来,会生气的吧?有点难想象这家伙生气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 算了,忍忍吧。
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   “Esper,要是有一天我走丢了,你会把我领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 “哈,你要是能走丢了,太阳不都是从西边出来了?”

       MM笑笑,继续翻阅手中的书。

      “不过我肯定会啊,谁让我是最熟悉回家的路的人呢?”

       “不过你放心吧,等我把你领回去我肯定要好好笑你一顿。如果我走丢了,Mind会把我找回来吗?”



       “会的,因为你是最容易迷路的猫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 两人相视一笑,想说的话却不必说出口。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       你把我领回来,却没有嘲笑出来。



       因为我把一切跟你有关的回忆,跟那条路一起忘了。




        我只记得一个空洞的名字,却不明白这个这个人所背负的感情。




        我也应该知道的,你是最熟悉回家的路的人,最熟悉那段感情的人。你也是迷路以后最容易找不到回家的路,不断寻找归途的人。



        如果能想起那段回忆,我觉得这应当就是我不曾期待不曾幻想过的,那种命为爱的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 谢谢你,还有你能找到我,把我带回去。




       迷路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当你找不到归途时你也找不到,想不起你曾经最想念的人。






        MasterMind/DiabolicEsper,我爱你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