零落时华

这里是极夜,请多指教。

对我太温柔的话,可是会消失的哦。

【MMDEMM】遗失

1.不会说话了请见谅
2.新年快乐
3.谢谢那些曾经陪伴着我的朋友,希望艾尔……
4.MMDEMM
5.嗯,应该是难得的不是be?
6.后半场画风突变





         又不见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是的,DE又不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窗外的雨滴滴答答,奏出让人困倦的旋律;黑色的路灯射出白色的光,在不远处的雨中模糊地亮着,温柔地为行者指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 该回来的人,还是没回来


          不像他的作风,比平常晚了半个多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啧,到底死哪去了。”MM撑起伞,跑进雨中。哈梅尔很大,难免有些街道跟迷宫一样,而DE就是喜欢往那里躲。心情不好往里面一跑,然后找个角落静静地呆很久,甚至忘记回家。也有时就是为了耍他一番,但是怀着这种心思的躲藏的下场可想而知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跟讨厌的小鬼一样,固执,任性,幼稚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到底在哪?MM焦虑地穿过一条又一条街道,找过一个又一个巷子,还是没有找到。是有人约了他吗?不,不会,一般他都会提前跟我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还是说,这次,他不想让我知道?



          心里带着微妙的感情,MM走进了附近的每个酒吧。或激情或伤感的音乐中,或密集嘈杂或冷清安静的人群中,都没有那个消瘦的身影。心中的猜疑和淡淡的愤怒被抹去大部分,MM感觉稍微有点自责。



         自己到底还是没有那么相信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那样微妙的捉奸的感觉,带着得意的愤怒,真是让人恶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 猜疑被更多的焦虑填满。因为他花费了两个多小时还没找到DE,这与他的预期相差太大,也比他平时找到DE所花费的时间长太多。越来越多的光芒消失在街旁人家的窗户上,街道上只剩下有些老旧的台灯,旅店和歌舞场所,为这个城市的夜晚带来些许光的安慰。



         没办法了,问一下吧。MM撑着伞,敲开一户人家的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户又一户,最后从一个老婆婆身上得到了想要的回答。“那孩子出门也不带把伞,浑身上下湿透了还在雨里转悠,现在的年轻人啊…”“啊,谢谢。”“你是他的朋友吗?记得好好劝劝他,身体很重要啊。”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越往里走路灯越少,MM印象中红毛小鬼经常来这里处理一些渣滓。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虽然惹事的人少了,但是也难免有不要命的。该死,必须快点找到他!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找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安静地缩在角落,雨水一滴一滴从他的发间落下。“也不嫌弃地上脏,起来。”MM皱着眉头站到他的面前,把手中的伞前倾了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抬头看了他一眼,眼神空洞,然后像是什么都没看到,什么都没听到一样,把脸埋进臂弯,缩得更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中的刺痛散去了原来的愤怒。只剩下担忧和自责。“这次又是为什么?”MM蹲在他跟前,低声问着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没有回答他,只是安静地缩在角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真是惹人烦的小孩子脾气,要强硬一点吗?


          强行带走的话,小鬼就会又哭又闹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没有心情再陪他玩下去了。 既然他那么想一个人的话,那就让他静静吧。MM起身,把伞调好角度,然后转身,淋着雨慢慢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DE抬头,看了看伞,然后目送MM在雨中远去。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他追上来,叫一声也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在等他把他抱回去,拖回去也好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失望在雨中弥漫。期待在黑暗中轻喃。




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,他们只是缺少主动的勇气或者习惯。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 MM躺在沙发上,听着墙上的钟表“哒哒哒”的响,完全没有心情收拾一下浑身湿透的自己。会感冒的吧?不论他还是自己。身体不自觉地去翻出药箱,然后往桌子上一扔。完成这个举动之后,身体继续摊在沙发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他是不是,还没吃晚饭?够了,不要想了。他回来之后,一周别想吃他做的甜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 多久了,还没回来?“十分钟……快点回来啊?!”钟表的响声对他来说是一种折磨。MM无力地骂着,窗外的雨下了一场又一场。





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呵,还知道回来吗?我以为你打算被淋死在街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抱歉。”他的头发还在往下滴水。那把伞早就被他收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赶紧滚去洗澡。”无力地低吼,没有丝毫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 DE没多说什么。不听话的孩子玩够了闹够了,也该听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 雨天的热水比冷水更让人喜欢。DE任由热水浇了他一脸,水汽与黄光,让他很舒服。出去之后,等着他的,是那个站在厨房浑身湿透的身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 哈,他还真像一个母亲,一个优秀的母亲。他让自己显得像一个6岁的死小孩?明明都是成年男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等着。”就像那时一样,没有起伏的语调。


        有人做饭,等着吃就好了。正好自己也饿了。


        DE趴在桌子上,盯着厨房里的身影。紧的像是害怕他下药。哈,要下也应该是下感冒药?一点捉弄他的心情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 头开始有点晕乎乎的,身体发热。应该是发烧了。他好像是淋着雨回去的?那他会不会也发烧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 怀着不能让MM把糖当成盐把盐当成糖,把酱油当成醋把醋当成料酒的心态,DE拖着有点沉的步子,走到MM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让你等着吗?”感受到压在身上的重量,MM有些不悦。“怕你把糖当成盐。”“那种蠢事只有你干得出来。快好了,难受的话去桌子上趴一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 DE觉得不想吃东西。



        说出来估计会被打死。还是强迫着自己吃点吧,毕竟也不小了,总不能让他一直像个老母亲一样替自己操心。

      “MM,湿的。”

      “哦。”

      “换衣服。”

      “等会。”


      DE不开心的哼哼几句,挪回桌旁。痛苦的把所有饭塞进胃里,DE感觉自己要撑死了。晃晃悠悠回到楼上,钻进被子里。


       感觉哪里不大对。算了,都钻进被窝了。






      “我觉得发烧应该不是你走错房间爬错床的理由。”MM坐在床边,冷冷地看着。


       DE关注的只有MM带过来了什么。两杯棕色的水。

        只有药片不好嘛!为什么要有冲剂!DE内心哀嚎一声。嗯?等等,是两杯。嚯呀~要干杯吗!【划掉】。

         DE抿了一口,他感觉自己瞬间好了!头不晕了眼不花了!MM依然盯着他,好像他要是不把药喝完就弄死他。


        喝完药跟弄死他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 想那么多有什么用,喝吧。

       然后DE躺下来,卷了卷被子,盯着MM。



        仰头,一饮而尽。嗯,一看就是北方糙汉。【划掉】。


        脖子很好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可以回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 DE觉得他的脸不见了,因为太厚了,掉下来了。他也不打算捡了,不要就不要了吧,反正也不值几个ed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DE伸手关灯。


        大爷我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暖起来的被窝,怎么能这么轻易拱手让给别人?




        “好冷,你躺了一分钟?”

        ……当他没说。

        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   明天怎么办?算了,那也是明天的事了。





        不过还真是对不起他,毕竟他那时拿着伞呢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回去的时候,他把伞扔了。



          因为

         他们的伞,一把就够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12)